『执杯』

© 沈宋.
Powered by LOFTER

4月不在,五月填坑

复习删lofter,如果看到我那就是我手机自己打开的orz

【GGAD】衔花

在月色中心,端端坐着一只红色的狐狸。

它的毛色清如细细拢成的夕阳一束,耳廓泛着点儿雪下梅花的粉,眼睛疑心是树林里的一抹湖光凝成,水润清蓝。狐狸见了人类并没有逃跑,带着稚拙的好奇,用尖尖的狐吻亲昵地蹭了蹭他的手掌。它感到这个人类浑身僵硬,狐狸的毛实在光滑柔软极了,似乎从那一小块皮肤到最柔软的部分,都被不清不重地扫了一下,实在难耐怪异得很。

“所以这次打猎你什么都没打到?”同行的少爷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,“不会吧盖勒特,你可是百步穿杨的射手啊,每次在打靶场上不知道多少贵族小姐都悄悄瞧你呢。”

“哎呀,你这满载而归的就别提了。”盖勒特.格林德沃带着玩笑的口气,却是含着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,他一想...

愚,愚人节也要写贺文呀?

看着舟渡tag突然愣住.jpg

依旧杀手楚

想想一身煞气的师兄回来被小路扑个满怀还挺美。

杀完人走在街道上,帮家里的那位捎一碗馄饨。衣服上的血迹在夜色下看不清,却在细细叮嘱着要少放辣椒,冷酷杀手谁不爱呢。

【写是不会写的】

【楚路】春江月

小倌楚x王爷路,没有考据,没有逻辑,瞎写写

正是秋风乍起,梧桐招摇,楚子航端坐在镜前,抹了些胭脂在手心晕开,准备往脸上拍。

“叩叩”窗户那儿传来声音,楚子航回头,发现路明非趴在门前,手里攥着糖葫芦,咧着嘴巴对楚子航招手。

“今天街上有庙会,我带你出去玩儿呀!”路明非熟练的翻过窗来,抱住楚子航的腰,糖汁儿黏糊糊的淌下手来,被路明非赶忙舔掉。

“喏,糖葫芦,给你的。”楚子航犹豫着想接过来,路明非却直着身子不给他。楚子航瞟见他满脸笑意,便就着路明非的手咬下一颗,鼓着一边腮帮子含糊的开口道:“不能出去。”

“那有什么,我早打点好了。”路明非道,“你不用管,和我去玩就行了。”

楚子航不说话,...

【伏黛】安知我

君安知我,我曾住长安,却做长安客。却看满城飞雪,一川月色,筑半座新坟,问谁来看我。

 

她凝视着窗外,月色柔柔裹住她,她是皎洁流光的一部分。那个嫦娥奔月的传说,她伸出一只手掌,好像期待着有人接她归去。

“我看不到你诧异。”他饶有兴趣的问她,这个误入的幽魂。“我也看不到你诧异。”她回答,垂下柔软的睫毛,“你只是想看到我崩溃,想看到我歇斯底里,我却早不会哭了。”“死了都是不会哭的。”里德尔说,“那么我在你眼中,是个冷漠的人?”她抬起眼睛,澄澈的眼底飘起丝丝缕缕的难过,“我总想,你该是的。”“我漂洋过海,是来此处寻找长生之法。”里德尔答,“开馆掘坟也许怪我,至于魂魄不散被唤醒,是你自...

【伏黛】还梦

万字长篇

一.独白

林黛玉:我祭苍天一坛酒,可能许我白头人

  她最近忽然想尝尝酒的滋味
  她知晓自己的身体和酒不合,却莫名贪恋那种可以把全身都烧灼起来的温度。曾闻刘伶大醉三年,既是酒后梦境温柔绮丽,又何必醒来。
  大观园是不允许寒冷的地方,人群自然会把它暖起来。可黛玉素来觉得这是苍凉的温暖,那些草木花卉,绫罗绸缎,也不过是极力营造出一种温柔的假象。
  黛玉不知,这座园子的真实,与一坛酒又相差几分。
汤姆.里德尔:疯狂的时候,我最清醒
  他不需要爱,他只是利用爱。
  里德...

【德拉科x德拉科】Draco's star

德拉科.马尔福x德拉科.马尔福,水仙预警

和 @德哈催婚团团长 的万字双视角联文

中年德视角戳:

德哈催婚团团长

0

两个太阳,分别照明两条路径,未来的路径,和现在的路径。*

相互照耀而不相容,始终环绕着注定的轨迹,一颗比一颗稍暗一些,是它的伴星。

我写着天文学作业,往窗外看了一眼,今晚的星星很明亮。

占卜课本里,总说星星关联着命运,一颗小小的不起眼的星星,就可能暗喻着马尔福家族的盛衰凋亡。

也许吧,我从某个时刻起,就隐隐约约的察觉着什么,你当然可以把那说成预言,但我更倾向于奇妙的直觉。

我在等待着谁,在这片星光下。鸟雀的啼鸣,草木的生长,焚烧升起的轻烟...

【楚路】小幽灵

1

路明非死了,玩游戏猝死的

他晕过去的最后一个想法是丫的还有一击他就赢了,对面那兄弟指不准怎么庆幸……

大概是因为怀着这种念头路明非已死之后惊坐起,却没能回到心心念念的电脑桌前,而是正对着一张放大版的颇为冷漠的脸。

楚子航,仕兰中学校草,万千少女的初恋对象,此獠当诛榜第一名,所谓与路明非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路明非从来没有想过能和楚子航怼这么近,快亲上了都。

楚子航皱了皱眉,站起身把路明非拎了起来,橙色的一团透明小人,颇像是橙味果冻,在楚子航手上瑟瑟发抖

更像果冻了。

“路明非?”楚子航喊出了他的名字,路明非不知道是要先惊讶大名鼎鼎的楚师兄居然记得他,还是先求楚子航不要找人把他给...

我想看杀胚师兄,混进青楼做任务,被闲散小王爷路明非看中的故事

谁来救救我,枯了

#自己动笔,发现没笔#

【燃晚】花近

#甜就完事了#


飘着微雨,山间清凉的风。

红莲水榭的莲花又开了满池。


无情最是楚晚宁,绝情最是踏仙君。

所以他们都是活该

在宋秋桐的言行举止中他会找师昧的影子,找她一低头的故作温柔,找她恰到好处的浅笑。他冷眼看这个美艳的女鬼,把画皮罩在身上,问他:“阿燃,你觉得哪里不像,我再改改?”

眉染丹青,唇点朱砂,媚不胜收的一具土石人偶,他不胜厌烦。

可是在楚晚宁身上他难得想起师昧,仿佛把师昧和楚晚宁联系在一起是一种亵渎。多好,他压住他的手腕咬着他的耳垂唤他楚妃,晚宁,楚晚宁喊他孽畜,他越喊踏仙君就越兴奋,他们两个都分的清清楚楚。

也许没那么清楚,也许他不知道,反正他...

【哈利波特paro/oc】Love at first sight

别人家的孩子,约的无偿,随便发发


而今一梦到头难回首,折花执酒,仿作依旧。

所以说那无疑是个漂亮的人,坐在猪头酒吧的一角,割裂了一室的脏乱和喧嚣。他戴着深蓝色的眼罩,称的皮肤格外的白,像一件摔碎了又被拼好的瓷器。

于是蔺文楠酒气就上头了。

他喝的其实不是很多,但毕竟酒壮人胆,他鼓起勇气,举着杯子对他颔首:“你是学生?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?”

上来就问这种问题是突兀的,蔺文楠注视别人的样子又实在很专注,淡蓝色的眼睛完整的映下他的身影。

不知所措的,紧握着杯子的右手,指骨是金属的质感。

真的太过丑陋了,他自己都无所适从。

凛柒张了张嘴,阳光灿烂的不像话。堆着泥垢的凸窗斜斜透过几...

【藕饼】霸道郎君俏寨主

#睡前故事#

#你又来一见钟情#


李哪吒,李家的小儿子兼陈塘关小霸王,方圆十里外猫猫狗狗的征服者,最喜欢的东西是他那个红毛毽子。

今天被人绑上了山。

哪吒手脚被缚,横卧在床上骂骂咧咧。

看看,看看,这床褥,还熏香,还绣花,寨主肯定是个小娘炮。

可是牙尖嘴利并不能拿绳子怎么样,哪吒瞪着门,意念砸墙

“吱呀”一声,一个俊俏的小郎君走了进来,看见他的时候诧异的停住脚步——实在不能怪他,也不知道那些人咋想的,绳子从胸后绕来绕去还绑了个蝴蝶结,好一只阳澄湖大闸蟹。

“你也是被绑来的吧?”哪吒说,“看你长的也怪好看的,肯定也是着了那小娘炮寨主的道。没有绑你,是被骗来的吧?”

来人沉默...

【德哈】谁吃了我的苹果

童话pa

第三弹

上一颗苹果 

莉莉使劲揉了揉马尔福的头发,马尔福臭着脸,还是乖乖任揉

识时务为大体。

“当初我怀你的时候,突然特别想吃苹果,但那时候季节不对,你爸爸跑了很久也没买到。”

莉莉慨叹道,“然后有一天你爸爸出去散步,刚好就看见一颗结满苹果的果树,立马给我摘了一大兜回来。”

“妈妈,这么奇怪的苹果您也敢吃啊?”哈利忍不住问。

马尔福凶凶的瞪了他一眼:“我家种的苹果是最好的!”

哈利看着额发都被捋上去的马尔福,突然觉得这个动作怎么这么熟悉呢……

他妈撸猫好像也是这个手法。

“我吃了苹果第二天,一个银色头发的男人就来拜访,他说他就是果树的主人,他可以不追究...

我今儿起就正式出道辽!感谢霍格沃茨,感谢@霍格沃茨校报社 的大家,感谢@天_fassavoy. ,谢谢,谢谢

【伏黛】归去来

候鸟的迁徙,是漂泊的长旅,还是遥远的归途。


黛玉养了一只鹦鹉,供闺中逗趣的小玩意,丰艳的羽毛长了又剪去,敛着翅藏着爪,看不出丝毫猛禽气态。

这么个小玩意,黛玉有时候教它学舌,吴侬软语,一人一鸟重复着,也不至于让家乡那块位置没处着落。

她有时候念“红消香断有谁怜”,有时候念“愿奴胁下生双翼”,念“随花飞到天尽头”,却长叹一声,无奈生来笼中鸟,身如飘絮,心比天高。

鹦鹉望着她,眼瞳干净的倒映着颦着的眉,紧抿的唇,胭脂色的眼尾染上了细细的冷霜。它把脑袋埋在黛玉手心蹭了蹭,看着自己的小主人望着窗外出神,一片梧桐叶旋转翻飞,将落地的那一刻又乘风而起。她望过重重黛瓦,望过朱红高墙,千山迭起,碧...

推荐:魔女卡提

[图片]
算是追的第一部漫画,当初心心念念的连载

一闪一闪亮晶晶式打星

心水画风,可甜可虐,满分可爱,cp好食

魔幻   少女   冒险

想来米迦勒和路西法估计还是我磕的第一对同人cp了2233

我永远喜欢茉莉小姐姐【大声】

图来自作者斯比的lofter

只要你看小排球我们就是好朋友

都给我看!!!

我要跑楼梯去了呜呜呜

【舟渡】和男朋友斗智斗勇的今天

#依旧是随机掉落的甜食一份#

k字

1

‖芹菜糯米卷‖

谈恋爱之后还是有一些不同的

比如说半夜听见翻箱倒柜的声音,第一反应不是家里进了贼,而是费渡又去偷偷找酒喝了

身边空着的位置还残余着某个不法分子的体温,可以确定不是骆一锅领着小崽子抄家。

可惜骆警官未雨绸缪,早就把酒柜里的酒换成了蔬菜汁,心下琢磨着待会儿怎么好好审费渡。

费渡头疼的看了看红酒瓶子里隐隐透着绿色的液体,掏出一个银色丝绒的小盒子,轻轻放在酒瓶旁边。正想离开的时候,脚步一顿,拿起红酒瓶很给面子的喝了一口。

芹菜汁。

费渡在独自凉的夜风中回味了一下,不带一丝负疚感的把那瓶东西倒进了骆闻舟的保温杯。

然后“轻手轻...

虽然往事,不必重提

我曾说岁月太长不如回首,可惜从来就是悲剧

君也折杨柳,我也折杨柳

我栽得杨柳满坡,却不知一朝长成伐去烧火的道理

无话可说,原应不说


Q:有混圈混到三次元的经历吗?

讲个比较惨的

有一天和同学聊全职聊嗨了。

然后一个妹子:你也喜欢全职吗!

我:(猛回头)对呀!

妹子:我朋友超喜欢杨洋的!

后来就没有故事了


【双源】予我黎明

饥饿游戏au,正剧

主双源,微楚夏

上一章戳这里

8

梦是另一个被遗忘的现实。

他拨开白雾,影影绰绰的树林轮廓,他的小腿大概被树枝划破了,有温热的液体涌出来,滴落在枯叶上,如同千只万只被折去的红蝶羽翼。

这片树林里没有生命。

过了许久,他终于走到树林中心,有月光从顶端的空洞照进来,扬起轻薄纱幔。月光下熟睡的人搭着五指,他的脸颊红润,唇瓣好像被玫瑰花汁染过,无害又驯服。他等待着有人唤醒他,也许是一个吻,他已经睡了太久了。

“稚女。”他喊。

下一刻世界翻转,是他躺在那里,源稚女弯下腰,舔过源稚生的小腿,吮吸着流出的血液,之前的软弱不过是沉睡的吸血鬼设下的圈套。

而猎物毫无戒心。...

【藕饼】小灵珠养成计划

#甜甜甜的睡前故事#

“总之就是这样,你敖伯伯忙,饼饼就拜托你啦吒儿!”

哪吒听着对面传来的挂机音,和身边抱着牛奶喝的小孩儿,一时有种想砸电话的冲动

他老娘和他爹双双旅游去了,末了给他留下个小孩

哪吒表情很不好看,仿佛有一千个熊孩子在他心上闹海。

闹完了剩下一个

哪吒不喜欢小孩,尤其是爱哭爱闹的,他有点凶的瞪了想凑过来的敖丙一眼:“干嘛?”

敖丙眨着眼睛,瘪了瘪嘴好像要哭出来,他吸吸鼻子,努力去拽哪吒的胳膊:“你低,低下来一点呀。”

哪吒不耐烦的弯下腰:“怎么了?要哭我可不管你。”

“啾。”敖丙亲了他一口,还带着响亮的水音。

哪吒呆住了


“出来玩呗,我包厢都订好了。”...

【巍澜】于是赵云澜变成了一只猫后

这是一个喜闻乐见的开头,总之,我们的赵云澜同志一觉醒来变成了一只猫。

从毛色体型上看,不是波斯猫,不是安哥拉猫,不是喜马拉雅名种猫。

—一只土猫,这就不太美好了,要知道我们的攻一般身居高位,不是总裁就是影帝,没有土猫会和他发生爱情,没有。

好在我们的赵云澜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,是的,好不容易摆脱特调处那群小崽子,他就要跳出这里,去寻找新的生活—生活—

所以这抱住他的人是谁?!


沈巍其实和那些文里的攻不太一样,比如说,他是个大学老师。

当然这不是最不一样的,总之,沈巍年轻有为,温柔可亲,作为无数老师乃至学生的梦中情人,不可能会爱上一只猫。

沈老师想了想,虽然不知道这只猫是哪...

【龙族】小主播的(玩游戏)日常

# 橙光游戏一波#

#楚路表白倒计时#

1

路明非最近决定赶一波潮流,给自己的粉丝来个万粉福利

大佬手把手教我打游戏:恐怖游戏考虑一下吗!想看大佬在线尖叫(咦我在说什么)

今天熬夜了没:一看就是新粉……明明同学只会面无波澜的欢快吐槽好吗……

我的cp一定要在一起:想看和琉璃劳斯连麦唱歌!

……

阿瓦达索命:橙光游戏链接分享   恋爱它不香吗?

2

暗恋经验十年,实际小手没牵过的路明非同学在玩一个恋爱游戏

尤其这位男主角长的和

某非著名主播村雨同学有那么一丢丢的相似

这谁给他分享的链接来着??

牛奶脆片:某窥屏的村雨哥哥心中暗爽...

【楚路】伦敦的夏天会不会下雨

  #是一个暗恋的甜甜师兄#

   黄昏的城市湿透了也冷透了,凝结细碎冰纹的街灯下氤氲的人影,嘴角拉开模糊又真切的弧度。他快看见了他等待的是什么,他拥他入怀,急不可耐地去抚摸触碰他的后颈,像个沉睡已久的血族,没有体温就再难以活下去。他流连过所有长途跋涉的风尘仆仆,依稀残有的,漂洋过海带来的海风和咸味。伦敦的雨季里升腾的柔软在他们身边暴露无遗,暖和过来便散发出阳光的气味。他要拉着他的手跑到街角叫一辆出租车,肮脏,喧闹,空白,狼狈,什么也不必问,他们都知道。

  要去哪里。


  “执行部专员路明...

Q:过去一年都读了什么书?

菲利普·迪克《高堡奇人》《仿生人会梦到电子羊吗?》

阿婆的《无人生还》《东方快车谋杀案》《尼罗河上的惨案》

川端康成《千只鹤》《雪国》《伊豆的舞女》

王小波《青铜时代》《白银时代》

白先勇《孽子》《台北人》

《牧羊少年的奇幻冒险》

《使女的故事》

《美丽新世界》

《源氏物语》

《肖申克的救赎》

《看见》


以及一堆脆皮鸭文学和小说

Q:小说中有那些点能戳到你的爽点?

心理医生x病人我一百个可以

说白了就是想看变态(呸)


【藕饼】捡到一只小灵珠

#只是甜甜甜的睡前故事#

#是幼年藕饼!#

1

哪吒出门冰钓,捞上来一条小龙。

“娘!娘!我钓到龙啦!”

哪吒一家人围在冻成巨型海盐味冰棍儿的小龙面前蹲着看。

“这是……冬眠了吧。”李靖不确定的戳戳,“哪里来的龙族?”

“所以怎么吃?烤了?”哪吒满不在乎的掏掏耳朵。

“这死小子。”殷夫人推了他一把,说,“大冬天的人家也不容易,搬个盆子来养着吧。”

“哦。”哪吒很失望,他还挺想尝尝炭烤龙筋的。


哪吒搬了个盆随手放在屋子里,对着小龙发呆,就这么一点大的龙,刮了鳞还不够一顿吃的呢,难怪娘不要我烤它。

唉,养大点儿再说吧,哪吒想,把盆儿移到炭火旁边,踢毽子去了

回来的时候就...

德哈Disco

我搞不下去了凑合叭

1/3